新闻中心
News
联系我们
 

电 话:86-755-82910368

传 真:86-755-82910673

邮 箱:sail-group@sail-group.com.cn

邮 编:518001

面对今日窘境,所谓投资人应该羞愧难当

时间:21-08-02 来源:深响

面对今日窘境,所谓投资人应该羞愧难当

核 心 要 点

资本的初心是什么?谁在定义价值?

烧钱套路为何不断重演?

我们引以为傲的互联网为何走到了今天?

无序与垄断到底是怎么形成的?

从滴滴到互联网,从在线教育到教育,最近很多人度日如年,彻夜无眠。

这段时间总有一些碎片画面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 2015413日,在赶集投资人定的威斯汀酒店总统套房里,除了双方律师,谈判桌上,坐着58的姚劲波、CFO周浩,赶集的杨浩涌与COO陈国环,以及赶集的7-8位投资人;

- 2018年下半年,有头有脸的投资人都飞往长沙,百亿资本豪赌社区团购,随后千团大战复现、热潮席卷全国,菜市场小贩摊前门可罗雀。

- 2020年的最后一周,在线教育头部几家极速融资累计超过60亿美元,没过多久,四家在线教育机构被曝出请了同一位演员假扮英语/数学老师为其背书做信息流广告……

这些碎片串联回旋,汇聚成几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为什么我们引以为傲的互联网走到了今天的窘境?无序与垄断到底是怎么形成的?同为创业者,我相信没有一个创始人愿意日日胆战心惊,更不会主动让自己孩子一般的公司走向万劫不复,那到底是什么神秘力量驱使着他们做出那些让人难以理解的神操作?

也许今天可以往后推导几步,把目光转移到留下一地鸡毛但却独善其身的投资人身上。作为“新经济”的源头动力,VC/PE投资人们似乎已经忘记了投资的初心和基本逻辑,主动或被动地裹挟在了无尽的逐利空间里,推动着一场又一场的大合并,为一次又一次的烧钱大作战提供着弹药并向世界编织出一个又一个的故事。

毫不客气地说,投资人应该感到羞愧。喊着长期主义与价值的投资人是否真的做了时间的朋友?以资金与条款为武器刺刀向内的精致陪跑者是否真的与创业者共同成长?他们心中早有答案。

资本的初心是什么?

资本运行的逻辑已然背离了初心。

风险投资以及私募股权基金的出现是由于创业者在早期缺少公司启动的必要资金,而资本通过投资具有好的商业模式以及高增长潜力的企业,来帮助企业快速增长。资本在企业增长的同时,享受资本增值所带来的红利。这显然对于企业、资本方、以及社会是一个多方共赢的情况。

但现在的思路是“以终为始”,什么能退出投什么,什么退出快投什么,什么是风口投什么。

更可怕的是,最近几年,资本的头部化、力量集中化,头部资本的实力增长过快,体量巨大,进而在很大程度上已经不仅能够影响创业公司,同时能够影响整个赛道,甚至可以依托其规模优势及头部效应创造出新的风口进行投资。

一位供职于中小机构的投资经理告诉「深响」:“我们现在是真正的气氛组。目前市面注册的上万家投资机构中,能够真正成为市场参与者的不过头部前20家机构,以及那几家互联网大厂。对于明星项目,要不然就是太贵,要不然就是没有资源拿不到份额,我们中小机构很难参与;而对于更加初创且风险相对更高的项目,中小型机构出于风险考量,也很难去投。

在我们探讨互联网垄断的时刻,更应该探讨的或许是资本的垄断。好项目都被大机构投了,市场上的钱就更愿意流向大的机构,其对市场的控制能力也越来越强,同时影响市场的能力也更大,最终实现像“上帝造物”一样,让平平无奇的赛道瞬间起飞。

谁在定义价值?

一向低调的高瓴张磊在《价值》一书的自序中写道:“真正的投资,有且只有一条标准,那就是是否在创造真正的价值,这个价值是否有益于社会的整体繁荣。”

话说的没错,但不少投资人的实际操作却是打着价值的幌子,追逐风口与短期利益。

比如芯片,20195月华为事件的发生使国产替代的需求大增,不少二级市场的半导体龙头企业业绩持续转好,于是开启了2019年末的那波半导体波澜壮阔大行情,一路涨到2020年上半年。

于是便有了一级市场上“50%的机构都在看半导体,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FA科技板块负责人告诉「资本侦探」:有个项目,投资人连创始人的面都没见过,直接发出去4亿的TS(投资意向书)。更多的投资人则为抢不到好项目发愁。

纯从资本角度思考,存量的半导体上市公司正在疯狂的解禁;解禁意味着减持的可能性,减持则意味着市场上供给出来的股票变多了。定增进一步增加市场上股票的供给;除了已上市的半导体公司,还有数百家半导体公司等着排队审核上市,相当于未来市场上又将新增不少供给。等一级市场投资人们投资的芯片项目“成熟”,二级市场势必又是另一番风景,到时候估值倒挂也只能对短视的投资人说一句“活该”了。

而从价值的角度思考,现在所谓投资人疯狂追逐的标的有多少是真正的解决卡脖问题的?又有多少投资人是真正懂这个行业的?

有一个小插曲是,今年年初我们在做一篇芯片相关的内容时辗转接触到一位芯片投资人,本以为能够请教解惑,结果聊下来其对芯片的理解竟然不如一位刚毕业一年的文科学生,对问题躲躲闪闪,翻来覆去地聊一些“芯片市场巨大”之类的虚词。(联想创投的老贺,CTO出身,尚且每年要花2个月做研究,对比之下,有多少投资人张口就来?)

VC一窝蜂投资PA射频芯片的创业公司,最终PA芯片的毛利率变成20%,原本是一项高科技,做到毛利20%,这是很可悲的事。华登国际合伙人王林在一次半导体创业投资论坛上表示。

而澜起科技创始人杨崇和则在接受投中网采访时明确表示了:“互联网投资的玩法现在影响到了芯片企业,短时间融很多轮拿很多钱,但每个产业特征是不一样的,芯片产业并不是能像互联网一样快速起来的产业。我们都要尊重企业的客观发展规律,对于芯片行业来说,其有自身的发展规律,互联网赚钱的方案,不太容易能照搬过来。”

他说的没错,不是所有行业都是互联网的增长逻辑,不是所有行业都需要资本来搅局才能有活力。资本应当是价值的遵循着,而不是价值的定义者。

一开始就错了?

资本的强势力量无可回避,在这种压力之下,创业者的意志、市场的秩序都显得不堪一击。

不妨回忆一下当年的网约车大战:2014110日,嘀嘀宣布在32个城市开通微信支付,使用微信支付,乘客车费立减10元、司机立奖10元。十天后,快的打车和支付宝宣布跟进。此后,补贴策略逐渐演进为限定出行单数进行补贴,到该年3月底,嘀嘀打车公布,自补贴开始,其用户数从2200万增至1亿,日均订单数从35万增至521.83万,补贴达14亿元。虽然每单补贴已从最高峰时下降了三分之二,但每个月依然得砸下数亿元。

合并快的后,滴滴与Uber将烧钱大战二度开启,资本持续提供弹药。Uber创始人Travis Kalanick则表示,我希望这个世界不是这样的。我更喜欢创造(Building),而不是一直拼命融资(fundraising)。但如果我不参与到大规模融资里面来,就会被其他花钱买份额的竞争对手挤出市场。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而益有余;“烧”之道,损不足而补不足。或许我们一开始就错了。市场份额不是靠产品质量/用户体验获得,而是靠资本大战获得。前者需要时间与匠心,后者摧枯拉朽,马上见效。

而这种“错误”还在持续。投资人们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不断造出新风口。

今年的餐饮何尝不是“套路重现”,这条曾经被资本遗忘的赛道,现在是万千宠爱于一身。一家点心门店估值过亿,拉面、拌面、小面,面面升天。这里面有多少水分、多少不科学,投资人心里知道。

就在这个7月,有700多家门店的五爷拌面完成了3亿元的A轮融资。3亿元的A轮是什么意思呢?今日头条的A轮才100万美元,京东的A轮才1000万美元。融资后,五爷拌面定下了开万家店的目标,其创始人透露,2024年左右,五爷拌面的门店数量将会突破7000家。味千拉面几十年积累,目前在国内的门店也不足千家。

当然还有天使轮就估值10个亿的陈香贵兰州牛肉面,被挑战者资本、险峰长青、凯辉基金、高榕资本、红杉资本等知名资本哄抢的马记永兰州牛肉面。写着写着,没吃午饭的我竟然觉得有点饱了。资本如此疯狂,已然忘记了过去不投线下餐饮的原因是其难增长、 难规模化、难标准化、难沉淀竞争力。

我们甚至现在就可以预见,未来的餐饮行业也会像过去的在线教育、社区团购、共享办公、长租公寓,资本增长的指标压下来,疯狂开店、疯狂亏钱、一地鸡毛。

垄断从何而来?

资本疯了吗?他们没有。

烧钱所投入的资金,未来能够从创业公司身上全数捞回——通过让创业公司成为行业龙头的方式。如果光靠实力成不了,那就把强强联合。

不难发现,大多数烧钱大战的终点都是第一名和第二名的合并,这为日后的“垄断”埋下了伏笔。

优酷土豆、滴滴快的、58赶集、美团点评、携程去哪儿、世纪佳缘百合、海洋音乐整合酷狗和酷我……这些占据新闻头条的大合并背后大多是投资人的谋划与推动。

投资人们也乐于分享自己如何“撮合”这些死对头的故事,在这些故事里,他们代表着高瞻远瞩,是胜利者的姿态。

几年前在和一位知名投资人交流的时候,我问他:“你们VC到底在投什么?

他想了一会儿回答说,可能是在投产生垄断的机会。这里的垄断是基于某个产业链环节的市场份额来说的。垄断也是大公司基业长青的保证,基于高市场份额的垄断公司可以制定行业标准,拥有更高的利润率,从而在未来的竞争中也同样占有先机。

往事并不如烟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现在再去整理什么头部投资机构“逃顶”清单,似乎意义不大。但往事并不如烟,这份沉重不该在俞敏洪的眼泪与所谓股民韭菜的苦笑中消散。

回到初心的话题,投资人投“成长性”是没错的。只是判断“成长性”的方法以及促进“成长性”的手段出现了偏差。这才传导出后面一系列的岔路与弯路。

树上十只鸟,猎人打死一只还剩几只,在这个引喻失义的冷笑话里,我想真正害死鸟的并不是猎人。

摘自-深响

   
上一篇 下一篇
730政治局会议传递重大信号没有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