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联系我们
 

电 话:86-755-82910368

传 真:86-755-82910673

邮 箱:sail-group@sail-group.com.cn

邮 编:518001

2019:趋势和对策

时间:19-01-04 来源:原创~筹码君

2019:趋势和对策

2018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这一年,资产价格跌宕起伏,中美关系进入冰点。整个社会舆论中充满了宏大叙事的政治冲突和鸡毛蒜皮的社会摩擦,作为普通人,作为一个创业者,我们被卷入信息的洪流而无所适从,手机信息流中充满了网络广告的智商税和意识形态控制的催眠曲,有参考价值的信息基本没有。

生意上,我们被经济的周期按在地上摩擦,需要更多的心理支撑而不得;舆论上,我们被主流普遍忽视,除了跳楼的和破产的可以被八卦,否则就是社会舆论里最主流的隐形人。贫困山区的老大爷饿不饿,刘德华的嗓子哑不哑,还有隔壁的日本天皇道不道歉,都比中国经济活动中的主要贡献者更为重要。

我们习惯了太多的集体叙事,国家民族团体,但是基于个体的叙事基本上只能存在于小说,还是言情的那种。

2019年的开年,筹码君站在一个小企业的角度,分享一些观点,希望给惊涛骇浪中的人一些不一样的角度,从个体出发,为小企业谋私利。是非对错,请独立思考,独立判断。没有一句心灵鸡汤,全部是苦咖啡。

工业泡沫大破裂

创业者一定要脱实向虚

P2P暴雷,债券暴雷,股市下跌,“互联网+ ”神话破裂,甚至包括ofo的押金拖欠,本质上,都是工业泡沫的终结,互联网不过是顶锅的临时工而已。真正的实业,尤其是工业企业和配套的上下游,有多苦,大家自己心里有逼数。

P2P是用来救实业的,因为厂子不能倒,股票质押也是为了救厂子的,发的债券何尝不是?工业本身在技术升级的成本压力,房地产的吸血效应和成本上升(包括税+费+老龄化+劳动法)带来的低端制造业外迁,整体上,所有能融资的渠道,所有能创造泡沫资产的手段,都会来玩一遍。

所有,这才有了“帝国主义倒自己的牛奶,社会主义扔投资人的自行车”。 ofo并非特例,这种“互联网+”的游戏本质上是用富余的工业产能和资本,去赚取其他投资人的认知差和智商差。玩得好的,去二级市场赚大众的智商差,玩得不好,只能投资人之间互相赚智商差。当然,资本游戏又推进到了智能汽车和某某咖啡,但是,套路真的有用完的那一刻。

我们在高呼工业4.0和新零售的时候,要多想想,自己能不能认知4.0,智商4.0 ,资本4.0?初中小学毕业的小老板既然做不到,就不要轻易进入实业升级的修罗道场。 这里是成本要素最多最复杂且竞争全球化的领域,所有高呼的产业升级,不过是消灭大多数人的文雅版本。大部分产业升级比生物进化,残酷程度有过之无不及。

真正的好事儿,是不会号召的。杀头的生意有人干,赔本的买卖没人做。实业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已经是资本密集和智力密集的高等级游戏,没事儿别乱入。

所谓脱实向虚,是要让人从第一产业(农业)和第二产业(工业)中彻底解放出来,向第三产业,甚至更虚拟化的新领域开展业务,改变自身在生态中的分配位置。只有新的产业,才能抢到靠前的位置。大部分行业,都是老大吃肉,老二喝汤,老三吃屎。硬往高手如云产能过剩的实业领域去挤,跟抢着吃屎有什么分别?

人性本能的愿意相信眼见为实,但是,越是有形的产业,越容易被过剩的资本和科技发展碾压,也越容易构成投资陷阱。近25年来,以家庭消费的最复杂工业品为例,一辆桑塔纳轿车的价格(相对于同期大米价格) 大概下降了20-30倍,从30-50万斤等值,变成了2-4万斤等值。漫长的价格下滑过程就是一个产业“整合”的过程,熬不住就出局。

相反,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很难骗大爷大妈进场,更难去忽悠银行系统内海量的过剩资金,因此,反而估值没那么离谱,也没什么巨头,因为短期不容易规模化。比如早期的互联网,比如游戏,比如文化产品,比如服务,长期看还处于行业扩张和加速分工的过程,还有很多机会。当然,搞不来高大上的,专注于区域范围内的服务业,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向虚的方式。 至于进入到更深入的层面,就看各人造化和学习能力了。

任何时候最忌讳跟风。大佬之所以成为大佬,是因为吃的人多。每趟过一个产业大坑,坑里全是牺牲掉的韭菜。不能看丁磊养猪,你也跟着养猪,这次意外的非洲-猪-瘟团灭了很多个玩家,印证了那句“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对于大佬无所谓,市场上死几百万头猪算是清理战场,对于你而言就是被清理的对象。实业是属于大佬的,不是你的。

总结一下,我们一定到人少的新产业中吃肉,不要呆在老的实体产业里面吃屎。新产业有时候看不太懂,但是,你能感知到真的都是聪明人。如果身边的钱都来自傻大黑粗,而且模式一眼看到头,很清晰,那么,最好赶紧走,你可能在一条“比拼资金的成本与耐心”的不归路上,等着被产业大佬连根拔起。

技术因子导致财富重新分配

资本价值削弱,陈旧资产转让要果断

中国正在处于最大一波规模的财产交接的过程中。各大企业都陆续进入要么子承父业,要么变卖转手的历史进程。 资产交接,权力交接,连靠谱的备份方案都没有,大部分家族的继承成了一个大问题。

独生子女政策的普及,变相消灭了资本世家和官僚世家,一胎制的云阉割导致普遍没有足够数量的子女,基本上没有可能维持家族势力延续。这时候,对于企业主而言,相比直接转交资产,股权/资产的金融化是一种“云端继承”的方式是更为可信的方案。这是这一轮企业并购浪潮、IPO浪潮甚至制造业下滑的核心原因之一,加速整合,加速退出。

另一个原因是生产要素的分配权重向技术迁移。企业主和股东们控制的固定资产、资本的分配权重都在显著下滑,不那么值钱了,必须尽快出手。

我们过去的经济发展,核心动力就是廉价的生产要素供给,农民工便宜,土地便宜,原材料便宜,环境要素便宜(污染随便排放)+ 资本主义列强的订单,一头压成本,一头抢订单。 那时候人不值钱,资本稀缺,固定资产稀缺。

缺乏工作机会和法币收入的农民工最好剥削,每年的春运,一车车的韭菜从城市回到乡下,又从乡下返回城市,后来,农民工的子女们——白领也加入了这个序列,加入到劳动力供给的队伍中来。春运就像是经济的脉搏,稳定的跳动,春运人数的高峰是这个国家GDP总量的最完美的隐喻。

本来,游戏还可以继续,但是,两个因素越来越导致难以为继。首先,23%的农业人口,只产出了7% 左右的GDP,而且还在加速下滑,农业因为人口衰老和外迁导致凋敝速度在急剧上升,其次,农民生育意愿的降低,农民工都老了。东部城市的城市化进程基本上到达了历史最高点,西部比如重庆和成都,还有一些红利可言。

本来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农民工和他的孩子们突然金贵了。人力成本飙升推动了自动化设备的需求,推动了机器人蓬勃旺盛的投资,推动企业软件的繁荣。如何提升效率,用更少的人来解决问题。劳动法本身也极大提升了人才的议价能力和用工的合规成本。更离谱的就是技术推动了。一方面,技术进步进一步逼迫所有的企业主进入到科技竞争和薪资竞争的赛道上,另一方面,手里没有高质量的人才,或者自己不掌握领先的核心技术,继承企业几乎成了毁灭企业的最好方式。

我们必须承认,工业化的早期过程已经彻底结束了,不再是傻大黑粗,不再是堆资源,堆原材料,堆人手就能够实现利润产出了。核心技术的极高权重压制了企业的资本价值,核心人才几乎是企业的全部价值,企业不再是一个可交易的标的,核心人才也不再是一个可以随意雇佣的富裕资源。想想看,一个价值几个亿的公司,核心资产50%就是三四个研发,如何交易?如何雇佣?作为投资人你敢下手吗?

30多年的计划生育,让基础劳动力和高级人才都变得稀缺,这会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让创业变得根本无利可图,蓝领工人和经理一个薪资水平,企业主哪有剩余价值可以剥削?能有剩余时间自己吃饭就算谢天谢地。

同样,投资者也不敢进场,核心人员稍有二心,企业的真实估值能掉50%还多,在芯片企业,一两个顶尖技术人员就能让芯片巨头上天入地,逆转乾坤,活生生的例子是Jim Keller,作为著名的芯片架构师,Jim Keller两次拯救AMD,顺便奠定了Apple 芯片王者地位,这几年内被全球最顶尖的科技企业Samsung、Tesla 和Intel轮流挖去救命,叹为观止。顶尖的芯片企业尚且如此,著名的新兴芯片企业比特大陆出点人事问题导致估值暴跌也是正常不过了。

Jim Keller 的例子会越来越多,技术的发展让人的价值以亿来估值。这时,对于企业股权本身的投资就显得弃之可惜,食之无味,且风险巨大。

总之,创业在未来是最慷慨的慈善事业。高人力成本会消灭大部分利润和资本价值,手里的落后产能企业,尽快变现。

资本利得转向按劳分配

生产关系和货币变迁是历史性机遇

在老龄化的世代,资本是极其过剩的,无路可走。于此同时,人的价值的飙升倒逼全社会重新配置资源,重新分钱。

从公司角度看,年薪数十万的CEO,手下有估值过亿的员工,究竟谁养谁?简单的雇佣劳动的关系,甚至有限合伙关系已经无法容纳现在的超级人才,要拥有这样的超级人才,不是给予百万年薪就可以承载,真的需要用透明账本(区块链)+动态调节的分红模式(Token)来组织生产关系,换句话说,就是更先进工分制+股权动态配置。谁先做好准备,聚拢最好的人才最多的用户,谁就可能胜出。

人口通缩影响了分钱模式,更影响了钱本身。2019年,货币危机可能依然无法回避。

全球市场都没有经历老龄化的经验,因为没想到大家能命这么长。大家都习惯了年轻人多的时候,经济扩张,消费旺盛,政府趋向于多印货币,货币通胀,财政充盈,整个经济体螺旋向上,一派生机盎然;年轻人少的时候,经济收敛,消费低迷,政府印了货币也没人超额消费,更没人超额投资,整个经济体螺旋式坍塌,债务危机萦绕不散。

日本最为典型,宽松的货币,带来的却是通缩的社会,日元对美元几乎是2018年里面最强悍的货币对。日元背后的日本政府是日本国债最大的买家,也是日本股市最大的买家,日本政府拼命拉盘,但是市场就是不太买单。最终,物价还是基本不再上涨,资产价格还是不上涨。最终,只有突破立法,吸引外来移民。

货币和人口最终会是匹配的。人口通缩社会,必然匹配通缩的货币和螺旋收敛的资本市场。虽然货币可以变相通缩,财政吃不消,资本市场吃不消,全球市场的借新还旧持续了几十年,通胀的货币给了政府最好的支票本。

一旦法币不足够通缩,底层的人民群众自己会选择自己的货币。在老龄化深重,人力成本高昂的香港,有过类似的尝试,只是局限于社会中下阶层。香港的“聖雅各福群會”中就在推动一个「社區經濟互助計劃」。会员们相互交换才能、服务和物品,按照时间计价,其中的媒介就是时分券。时分券的面值分五款:60分钟,30分钟,10分钟,5分钟和1分钟。这样的社区货币代表了普遍存在的难以定价的服务需求。

对于严重分层的老龄化社会来说,普通人民需要的具体的服务和投入的时间,那些才是自己拥有的硬通货,是改善生活的唯一路径。底层人民选择不再相信法币,技术给了更多人交换的便利。

失去了底层大多数人民的支持,缺乏韭菜的法币体系就迎来了真正的风险,不仅仅无法定义资产,还可能流动性日益被约束。

在资本推动新的生产力(机器人)大规模普及,或者人口趋势被扭转之前,削减一切法币投资。投资给自己,服务给社会,可能是最佳出路。当前,赢弱的资本市场既无韭菜接盘,又无法创造资本价值(可以买到的可控的关键资产),越加庞氏化。

法币的出路就是加速发展科技树,加速生产力的补充,维护法币的内涵和购买力支撑。人的价值的急剧升高,难以控制,只有更多的机器人才能让基于法币的资本获得持续可控的回报。机器人输出生产力,让更多的企业“可控”可交易,降低不确定性,凸显资产属性,基于法币的资本市场才会重归繁荣。

可是,人的价值抬升是不可逆的,对于企业来说,机器人的出现并不会降低用人成本,而是会更显著抬高人的身价。人代表着需求,更代表着稀缺和差异化。就像我们的客服系统,在智能语音交互和人工座席之间比较,客户还是希望有一个活人来接听来服务更愿意埋单。同样,机器人卖房子,是卖不出去的。人和机器之间的区别就是,人代表了需求,人更能激发人的需求。

总结以上,2019年直至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核心趋势是:

人贵了,人的需求更贵了。我们所看到的中美贸易战,其实是需求的争夺战。钱便宜了,钱带来的产能不值钱了。靠钱生钱的游戏玩不下去了。整个市场从资本利得,被迫转向按劳分配。

作为企业主,应该围绕人的需求去动态调整,不要轻易围绕产能去规模扩张。

祝大家2019一切都好。

摘自—原创~筹码君

   
上一篇 下一篇
百年GE濒临破产,传奇霸业何以衰亡...1979,1989,1999,2009都发生了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