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联系我们
 

电 话:86-755-82910368

传 真:86-755-82910673

邮 箱:sail-group@sail-group.com.cn

邮 编:518001

2018深秋,我们面临的困境和方向

时间:18-10-09 来源:原创~秦小明

2018深秋,我们面临的困境和方向

1  深秋该做什么

昨天的文章结尾,我说秋已深,冬渐近。除了添衣保暖,我们还应该做些什么。很多同学留言区大呼不懂,这些人应该拖出去打屁股。

从今年年初以来,我就一直在提醒大家,2018年的主旋律,就是远离风险资产(包括房子)。如今这一年还剩下两个月,这个主旋律并没有改变。因此,添衣保暖之余,我们还应该多储备些粮草。备足粮草过冬,总是没有错的。

再说得直接一些,多留些现金,少负债,少投资。

任何时候都必须把现金投出去的想法是非常危险的,不要总觉得要通过投资赚钱,也不要总觉得手上拿着现金跑不过通胀。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些想法的根源,除了无知,还有贪婪。总希望任何时候都在赚钱,任何时候都要保持财富增值,不是贪婪是什么?如果无知会被收割,那么贪婪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当然,除了储备粮草,像我这样的单身狗,能赶在冬天来临之前,找个男朋友女朋友一起涮火锅撸串也是非常不错的过冬方式。荷尔蒙能让人忘记痛苦,感到快乐。

我希望你们快乐,任何时候,包括在冬天。

2  降准了为什么还在跌

昨天的降准消息,尽管被很多人解读成股市的“重磅利好”,但这种一厢情愿式的美好愿望,并不能托起信心涣散的股市。看一下今天A股市场的表现吧(仔细阅读下图数据之前,建议先深呼吸三次)。

 

 

 

 

 

 

 

 

 

 

很多人对降准的“膝跳反射”式的反应都是,资金多了,七千多亿呢,股市难道不应该是重大利好吗?股价难道不应该给点面子涨一下吗?同样的,降准难道不应该对房价形成重大利好吗?房价难道不应该再来一波吗?

对政策这样的理解,是非常朴素的(我喜欢用“朴素”这个词,老用户应该知道它的含义)。我反复强调,理解社会现象,一定要用处理复杂系统的多因素模型。用自然科学式的准确无误的单因素方法论来解读社会现象,注定错多对少。这就是很多人“膝跳反射”式的反应容易犯错的根源。

影响股市的因素,毫无疑问是多元的。

除了资金,还有公司的盈利(宏观经济的基本面),市场的信心(风险偏好)等。准备金降低的作用,证实了基本面变差的事实。长假当中一系列的外围因素(Mike Pence的演讲,美加墨对于“非市场经济体”的排斥条款及可能在美国同其他经济体合作时的复制)足够给A股市场的信心一次显著打击。

综合来说,A股市场沿着基本面变差(的预期)与市场信心涣散这个合力方向前进,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3  政策的困境

有人问,为什么降准了,财政部说研究减税了,股市还是涨不起来?

学过宏观经济的同学,都应该知道有个非常简单的常识:流动性陷阱。抛开严格的学术定义,它的主要意思就是一个国家的货币政策宽松到一定程度,单独靠“放水”,已经无法再刺激经济。

中国目前的情况,不能说完全滑入了流动性陷阱,但在很多方面有些类似。政策制定者对此心如明镜,因此反复提及不搞大水漫灌,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此关紧了水龙头。

现实的压力,不但个人要面对,国家一样要面对。

现在我们的困境在于,政策的边际效力正在快速减弱,也就是政策对经济刺激作用的二阶导数,已经显著为负。

延伸阅读:关于政策效力的讨论👉政策的效力:边际递减规律。

货币政策的放松,受到房价泡沫的严重掣肘;而财政政策的积极,受到具有“类国家信用”主体(地方政府和国企央企)的高负债制约。

更为重要的是,目前这种掣肘和制约,正在变得越来越“刚性”,政策回旋的空间,越来越逼仄。这里的讨论还没有考虑外部环境的影响(体现在汇率的稳定性)。如果纳入国家的国际收支账户,考虑汇率的影响,那么空间的逼仄会更明显。

这就是为何即便央行年内已经几次降准,但都有些“不畅快”的意思。读央行的政策报告,也总有一种“遮遮掩掩”之感,这并不能怪央行。

此情此景,和2015年已经全然不同。那时的我们,在经济下滑压力之下,迅速降准降息。现如今,即便降准,央行也必须停止续作MLF来对冲部分降准释放的资金,更不用考虑降息。尽管经济基本面严重需要降息,但其他方面的掣肘,封死了这种可能。

想降不能降,才最寂寞。没说完温柔,只剩存准之歌。

这也是为何我们喊了很多次的减税,包括高层也多次提到要“认真研究更大范围的减税”,支持基础设施建设来稳住下滑的经济,但数据上,并没有出现显著的改善。

一方面,减税并没有真正可执行的政策措施落地,仍然停留在“研究”阶段;另一方面,在国常会定调“积极的财政政策更积极”以来,基建投资的增速,并没有显著回升,仍然趴在底部。

老百姓都疑惑,美国可以在巨大的财政赤字的前提下,还能大规模给企业和百姓减税,中国要减税为什么就不可以呢?这难道真的只是因为我们不一样的体质吗?

体质的问题不多谈。但即便从经济金融的角度,我们也不具备美国减税最重要的条件:世界通行的美元。之所以说作为国际货币的美元是美国减税最重要的前提,是因为财政赤字最终总要通过多发货币来融资。

全世界只有美国可以发很多货币来为政府的债务融资。美元全球流通,因此美国的债务哪怕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也是全球其他国家争相购买的对象。中国呢?能通过发人民币来为政府债务融资吗?显然不能,这样的结果是大通胀。

美国的财政赤字可以通过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让全球来分摊,而中国并不具备这个条件,这是我们不能轻松减税最重要的原因。

减税不是你想减,想减就能减。

4  路在何方

中华民族一直都以勤劳勇敢艰苦奋斗著称于世。

改革开放四十年,无数中国老百姓的勤劳奋斗,成就了“中国制造”在全球市场的竞争力。几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无一不凝结着中国人民的汗水和付出。中国能在跨国公司全球产业链分工中占据最重要的地位,也与中国人民的勤劳和奋斗以及由此带来的成本优势密不可分。

时日至今,中国正面临着几十年以来最重要的十字路口,无论是对外还是对内。越来越逼仄的选择空间,带来了空前的考验。

但无论内外环境如何变化,我们都有理由相信,既然中国能在过去四十年创造出举世瞩目的高增长奇迹,我们自然也不应该畏惧下一个时代的任何挑战。

个人的勤劳和智慧,并不能自动转化成国家的竞争优势。这中间隔着一个叫体质或者制度的东西。之所以中国这四十年我们给它贴上了一个“改革开放”的标签,就是因为改革和开放的制度设计,才使得人民的勤劳智慧源源不断地转化成国家的竞争力。

在逆全球化对中国的“开放”战略形成重大威胁的当下,深化国内的改革,就变得更加迫切和重要。具体来说,我们更需要:

坚定支持民营经济的发展、保护合法私有产权、坚持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建立起对权力的硬约束......

要重拾信心,要改善预期,要建立新的增长动能,要拓展越来越逼仄的现实空间,从根本上说,道路只有一条:

想尽一切办法发挥老百姓的勤劳和智慧。

事实上,这条路并不新鲜。过去四十年中国取得的成就,正是这条道路的胜利。

摘自—原创~秦小明

   
上一篇 下一篇
世联商业|商业地产的出路,轻资产模...高健REITs专栏丨国内首单不依赖发起...